1. 1
    外派越南!七年级总经理的异文化体验

    如果要说,有什么方法是比「出国旅游」还要更能体验世界的,那一定就是在国外「直接住下」了。

    目前派驻在越南工作的林翰均,过去除了在台时曾任职于日商外,也曾经分别在印尼、日本工作过。年纪轻轻已经靠自己本事一路跃升为越南宏全总经理的他认为:「实际去体会国外生活的甘苦,比到处旅游走马看花更有意义。」

    立定目标 朝专业经理人迈进

    林翰均大学时念的是化学系,由于当时看到中国大陆崛起,他预估未来的全球经济重心会在亚洲,因而老早就以「国际专业经理人」为志向;他认为,如果能够具备跨理工、商业及多语言能力,将会有助于未来的职涯发展。

    为了加强个人语言能力以及对商业领域的理解,林翰昀多番考虑后,最后选择进入ITI贸协国企班日语组,以磨练国际职场竞争力。他认为,ITI课程兼具培养语言、商务领域能力,且都经过详细规划,正好能一口气补足自己的不足之处。

    林翰均分享,「ITI的英、日文课上的都是商业用语;而商业课程则都是请业界著名讲师、业师,甚至还有请经济部、外交部、驻台韩国经济代表处等官员演讲,分享实务经验。另外,与商业相关的课程如网球、高尔夫、西餐礼仪等,都是在职场中,与客户social很重要的工具。」

    文化差异值得品味

    多国工作经历让林翰昀亲身感受了不少有趣的文化体验,比如:印尼国内多数人信仰伊斯兰教,在印尼工作,就需要特别留意有关伊斯兰文化的礼仪禁忌,像是用脚指东西就是不礼貌的,甚至聊天时鞋尖轻轻踢到前方的椅子或桌子,对方也会怀疑你是不是不尊重他。如果不知道这样的文化差异,可能在跟对方谈生意时连怎么丧失 合作机会都不知道。

    在越南乡下,当地人很习惯在路边的小吃摊,坐着很矮的椅子,点上小吃和一杯冰块满满的饮料坐一下午,「那才是当地人聚会聊天的地方,坐在小吃摊,顺便听听当地人都聊些什么,才能更了解他们的思维逻辑。」林翰昀说。

    就像越南的交通看似杂乱,但遇到十字路口要交会时,来自四面八方的机车会自然放慢车速,并在缓慢速度中各凭着神奇的默契互相穿越车阵。 「不同文化有不同文化的处世思维,做事的方法也自然不同。」

    跨文化、跨语言考验智慧

    林翰昀认为,在不同文化环境下生活,最需要的就是「对新事物的处事弹性、学习力和适应力」,且懂得运用英语和当地语也很重要。

    他说,在外地常会看到不同于台湾所习惯的事物,比起抱怨与拒绝,不如保持开放的心态好好了解:为什么他们的作法与台湾不同?而在历经了解的过程,已经是一种 学习。面对工作也一样,同样的时间、事件,也许你还执着在自己的情绪里时,别人却因为愿意面对问题,所以早就想好了解决方法,并且开始解决问题了。

    拥有多益785分好成绩的林翰昀认为,面对跨国沟通最重要的,其实是「不要怕跟外国人说英语,也不要担心是否有文法错误,多听、多说,英语自然会进步」;不论和哪国人士沟通,因为口音不同容易造成沟通误会,「这时候最好利用简报、白板、与纸本文件等辅助工具协助沟通,降低误解机会。」

    除了英语外,最好也学些当地语,讲得破也没关系。 「在越南你是外国人,他们听你用越南话跟他们沟通,通常都会感到比较亲切。」

    开阔眼界 世界在眼前

    工作几年下来,除了累积不少国际经理人经验外,林翰昀也发现自己思考时的视野、格局,不论深度、广度都与以前不同。 「最简单的就是,以前在台湾工作时,思考的就是台湾市场;出来工作,看到的就是区域、就是世界。」林翰昀笑着说,这是他驻外工作的意外收获。

    他建议有意朝东南亚发展的年轻人,除了养成适应力、学习力和语言能力外,也应该先确定自己想往东南亚的哪个国家发展。因为东协十国文化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特色与禁忌,选定方向后,最好先找去过的朋友进一步了解当地生活、文化,或是透过网路做好功课,才不会有太大的冲击。

    或许有些人会担心,在东南亚工作是否会不适应,林翰昀说,以越南宏全所在的平阳省为例,大家最在意的Wi-Fi都是有的;如果觉得闲暇没事,也可培养新的兴趣。像他就有朋友开始研究起缅甸玉,也有人钻研越南咖啡等等,绝对不无聊。 「越南已经签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台湾人太受媒体影响,如果不带成见,来这里工作绝对能有收获。」
  2. 2
    勇抱新世界 南向缅甸淘金去


    东协最後处女地,劳力成本低廉,各国商人聚集,却少见台湾人。
    台湾年轻人勇闯缅甸,不畏丛林法则,吃苦耐劳,闯出一片天。

    缅甸的重要性全世界看到了,各国及大企业集团争相抢进这块东协最後处女地。
    缅甸是东南亚最後一个劳力成本低廉国,又紧邻南亚孟加拉及印度,连成劳动力密集带,
    已有包括各国的商人聚集,但台湾人始终是少数中的少数。

    台湾对东南亚不陌生,但对缅甸的重要性,一知半解。
    好消息是,未来的「蔡总统」已跨越地理课本以「东南亚」丶「南亚」这种相对局限的方式看待「新南向」,
    把东协与南亚连成一块,而这些,都是指向未来更大的竞争区块「环印度洋」。

    因为缅甸重要,台湾年轻人丶对岸精英,都来到这里。
    海外打拚,不是每个地方都讲道理,有些地方只有丛林法则。这些,吓不倒这些在海外的挑战者。
    「新南向」,早有人开始,他们累积了经验,他们勇敢拥抱新世界。

    不要脸哲学 淹水暴动照样冲

    缅甸宏全总经理黄资杰,是合格的救生教练,他学习冲浪精神,努力抓住每个浪头,展现最好的一面。
    宏全国际集团是台湾最具规模的包装材料制造商,全台湾有80%保特瓶盖都出自这家公司。
    黄资杰是宏全前锋指挥官,困难丶吃力,或需要更多耐心的工作,他是最佳人选。
    但他说:「我个性内向。」

    台北医学院医务管理系毕业,他参加外贸协会培训中心「国际企业经营班」,
    2011年进入宏全。黄资杰先在宏全东南亚总部—泰国当主管,
    2014年外派越南厂代理厂长後升任区域大厂厂长,2015年协助宏全设立缅甸包材厂并担任总经理。
    他成了「违反个性的人」。他有一套「不要脸哲学」,强迫自己变外向。
    他认为尽量帮助别人,事情就会往正面发展。

    没人要去的地方 我更要去

    2011年起常驻泰国,那年泰国南部淹大水,黄资杰所在地区淹水达1公尺,他从头到尾完成善後。
    驻泰国期间,越南厂厂长出缺,原因在业务丶财务及人事无法整合,
    有冲突丶流言,这些在黄资杰眼中「都是机会」。他说:「没人要去的地方,我去。」
    他从代理厂长干起,整合员工,最终成为厂长。内忧处理完,却又遇上「513反华暴动」。
    「513」,黄资杰才29岁,工业区各友厂讯息回报,他对照地图,暴民离宏全厂房越来越近。
    「我要回工厂,工厂不能没有主管在」,黄资杰从窗缝中用手机拍摄下惊险画面。
    所幸「死忠」越南干部站在厂方及黄资杰这边,暴民扫过的宏全厂房快速复工,
    黄资杰也报请总公司,决定「513」期间发全薪给员工。

    宏全要开设缅甸厂的任务,也落在黄资杰身上。
    缅甸厂从无到有,黄资杰结合台湾总公司及东南亚厂的支援设厂。
    他说,缅甸饮料市场以每年40%速度增长,也因为如此,
    「我们跟着客户走」,他说,「可口可乐丶百事可乐到哪,我们就到哪」。
  3. 3
    「没人要去的地方我去」黄资杰走反方向的路

    黄资杰巡视厂房。 记者黄义书/摄影

    缅甸宏全总经理黄资杰,他报考救生员,也考上救生教练,他跟着学冲浪,学习如何抓住每个浪头,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宏全国际集团是台湾最具规模的包装材料制造商,全台湾有80%的保特瓶盖都出自这家公司。

    黄资杰目前是宏全国际集团的前锋指挥,困难的丶吃力的丶需要更多耐心的工作,他是最佳人选。

    他是救护车上的EMT(紧急医疗技术员)也是企业最爱的EMT

    当兵的时候自愿到消防队完成替代役。

    一天跑一万公尺练体能,又自愿上救护车学习急救并拿到EMT(紧急医疗技术员,Emerge cy Medical Technician)执照。

    在企业的海外战场上,黄资杰总是那个跳出来解决问题的人。

    黄资杰:我个性内向

    他参加外贸协会培训中心 (ITI)「国际企业经营班」,两年密集训练後於2011年进入饮料包材制造商宏全国际股份有限公司。

    他认为,从「国企班」学到的本事可以让宏全这个传统产业走向国际化时帮上一点忙。

    黄资杰先在宏全国际东南亚总部泰国担任部门主管,2014年外派越南厂代理厂长後升任独当一面的区域大厂厂长,2015年协助宏全设立缅甸包材厂并担任总经理。

    刻意改变个性

    黄资杰台北医学院医务管理系毕业,毕业时他对未来茫然,两年「国企班」训练,他努力做「外向一点的学生」。

    他成了一个「违反个性的人」,更愿意和外国人聊天,英语大进步。

    需要上台报告时,他主动举手,替代役时在消防队丶救护车上学到的本事证明他有能力迅速在混乱中理出头绪。

    他有一套「不要脸哲学」,强迫自己由内向变外向,尽量帮助别人,事情就会往正面方向发展。

    走到哪都有考验等着他 黄资杰:没人去的地方我去!

    2011年起常驻泰国,那年泰国南部淹大水,黄资杰所在地区淹水达一公尺。

    驻泰国期间他常出差缅甸,试探缅甸产业及经贸水温,此时越南厂厂长出缺,他先代理一年再升为区域大厂正职厂长。

    越南厂厂长出缺,原因在业务丶财务及人事无法整合,有冲突丶有流言,这些在黄资杰眼中「都是机会」。

    流言,若是真,他认为就该去克服困难;流言若是假,他觉得正是整合讯息的时机会。

    黄资杰是当时唯一觉得可以到越南发展的人,既是机会,他不想放弃这个可以独当一面的挑战。

    他说:「没人要去的地方,我去。」

    他从代理厂长开始,整合员工并克服困难,最终升为厂长。

    内忧处理完,却又遇上「513反华暴动。黄资杰又一次在挑战中证明自己可以在混乱中理出头绪,并把可能损失降到最低。

    越南513那一晚……



    「我要回工厂,工厂不能没有主管在」,他说。

    「513」那天,黄资杰到胡志明市出差,看着路上呼啸而过的摩托车队,越南人拿着国旗呐喊,这些人都是往工业区前进。

    黄资杰身为宏全越南厂负责人,当年才29岁,工业区各友厂讯息回报,他对照地图,暴民离宏全厂房越来越近。

    黄资杰决定让所有员工回家,只留下「死忠」的越南干部面对暴民更大一波失控破门丶砸玻璃。

    他和干部把所有灯光关掉,从窗缝中用手机拍摄下惊险画面。

    暴民先毁掉所有监视器,避免留下证据,他们不破坏生产设备,防止就业损失,这些都是警告性破坏。

    从513他学到……


    「513」让这位不满30岁的台湾厂长「最纠结」的是,他要决定是否牺牲营收暂时撤厂,防止越南暴民放火烧厂房。

    所幸「死忠」的越南干部站在厂方及黄资杰这边,暴民扫过的宏全厂房快速复工,黄资杰也报请总公司决定在「513」期间仍发全薪给越南员工。

    他说,平常照顾好越南干部成为「桩脚」,遇到状况他们才会站在第一线保护厂方,否则他们最熟悉厂内运作,带头搞破坏时会更难收拾残局。

    黄资杰计算,「513」造成宏全越南厂的所有损失,仅有不到台币五十万元,这还包括停工期间照样发出的薪资。

    住在这个国家很重要

    越南-->缅甸

    宏全要开设缅甸厂的任务,也落在黄资杰身上。

    黄资杰说,缅甸饮料市场以每年40%的速度增长,也因为如此,「我们跟着客户走」。

    他说,「可口可乐丶百事可乐到哪,我们就到哪」,宏全由制造瓶盖丶瓶胚开始,一路「向下整合」,替饮料商客户包办制作饮料在内的大部分制程,客户只要把钱用在行销配送。

    在缅甸工作,他要把自己套上缅甸式思考之外,还要顾及总公司利益。

    从2011年驻守泰国时他就常出差到缅甸,出差是当客人,就像许多常出差的台湾年轻人一样,累了,就回温暖的家,完全可以忘记缅甸的事情。

    设厂,黄资杰要的是全身心地投入。他把自己变身为缅甸的一份子。

    进驻与住进缅甸



    「住」进缅甸

    「住在这,交的朋友丶吃的菜丶看的新闻,全是缅甸的,才能更了解他们的文化思维。」黄资杰比较出差与常驻国外的差别。

    黄资杰也以旅行为例,出国旅游有三个层次。

    参加旅行团是一种,全团可能都说中文。背包客是第二种,可以和同行者沟通并了解对方文化。长住在不同文化的地方,语言听久了会懂,也等於是另一种深度文化之旅。

    他举例什麽才是「当地思维」,有次为了报价的事和缅甸人打交道,对方一直说「好丶好丶好」,但这里人说好,是「我了解了丶我知道了」,不代表「我同意」,「acknowled e not agree」。

    黄资杰:我有自己的路

    黄资杰成长在一个外派家庭,父亲在柬埔寨工作,是他「往外开拓的引领者」,父子两人一年一会。黄资杰参加贸协「国企班」,也是父亲的建议。

    父亲当时说,就算念研究所多一个学历,「还是在象牙塔」,不如藉由「国企班」磨出经验。

    父亲的建议更坚定黄资杰「走自己的路」,「他(父亲)做他的,我也要走一条自己的路」。

    黄资杰能不去柬埔寨就不去柬埔寨,去了父亲的地盘,「靠爸族」的说法就会如影随形跟着他。

    再往西走

    从台湾到泰国丶越南丶缅甸,黄资杰还要「再往西走」。

    「没有人能保证在同一家公司待一辈子」,黄资杰2011年起派驻海外,都在东南亚,他从部门主管做到区域大厂厂长丶总经理,也参与开发新市场丶筹设新厂,他的新挑战目标在更西边。

    宏全国际已在非洲莫三比克设了非洲第一家「非洲宏鑫(莫三比克)控股有限公司,生产饮料包材,准备发展非洲市场。

    从头开始,对黄资杰一点也不陌生,他习惯从一片混乱中找到自己的目标,运用个人专长及团队力量。

    他以缅甸厂为例,「有一个良好的团队在缅甸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缅甸制度丶法规不透明,各种条件都匮乏,良好的团队才能克服各种问题。没有人要去的地方,他愿意去。这已经赢过许多竞争者了。


    缅甸市井小民生活景况。 记者黄义书/摄影


    缅甸渔民出海作业。 记者黄义书/摄影


    越南513暴动。 图/黄资杰提供
  4. 4
    台湾破风手/遇到警察 学会弹性

    莫三比克首都马布多街头一景。 记者林以君/摄影

    离开台湾,到一个不重视公平正义的地方工作,你会怎麽「被改变」?

    宏全国际陈河錞说,他念政大法律系,性格曾是非黑即白,笃信万事必有答案丶规则,生命中的弹性其实没有那麽大,对就是对丶错就是错。

    现在的他,经过两年印尼外派生涯,又接触了宏全国际莫三比克厂,他说,没有真正的对错。以他在开发中国家工作的经验,与政府交涉时,法令不明确,人治的色彩就会浮现。

    他不再非黑即白的弹性个性,也表现在把公司目标与个人特质互相融合。他说,「我就是要把事情做完丶做对,做到公司的要求」,至於怎麽做,他会用最具弹性的方法解决问题,灵活运用当下可用的资源。

    宏鑫莫三比克厂厂长吴威德的经验是,在莫三比克最不愿意就是和想贪污的公务员打交道,而且大多是警察。但「你和他们生气,就会更生气」。台湾重视的公平正义,这里缺货,而且缺得很凶。想生存,就要自己找方法。

    公路上的警察千万别惹,但遇上了,也别手软。他们拿着测速照相机从数百公尺前就瞄准你的车,只要是超速,或是一不小心压到不能跨越的双白线,一拦停就是讨价还价罚款的金额。你讲得赢警察,罚款就可能打折,甚至象徵性给警察啤酒钱後免罚。



    进出莫三比克首都马布多机场海关,移民官员大多清楚要找黄种人下手,一来是中国人普遍英语不佳,又不耐久候,大多习惯花钱买方便。

    吴威德见识过移民官员要求他把随身行李所有东西翻出来,对方的目标就是皮夹,而且指了指皮夹内的暗袋,要吴威德掏钱。

    杨惠棠遇到警察有意索贿,他很巧妙地找出回应方法,顶多就是给钱了事。「我在台中开车,还不太敢多按喇叭,怕被人误认是找碴」,在莫三比克首都马布多(Maputo)棋盘式的道路环境,他已经可以为来客介绍风土人情。他给朋友进出机场时的建议最贴心。

    这座机场是中国大陆提供资金及技术与建而成,设施新丶器材佳,录影机镜头到处都是,移民官员还得用表演艺术收钱。

    他们会先示意你到比较死角的地方,以免正面入镜。再来是这里摸丶那里掏,拿到钱後又揉一揉肚子,再从衣服两颗纽扣中间塞到衬衫里。

    你唯一能做的是把大型行李在机场柜台前用打包机的塑胶布一层又一层包好,增加机场托运行李员工想要偷偷撬开你行李箱翻找值钱物品的难度。

    进到海关後,别带太多钱在身上。你要和他们生气?你和他们讲公平正义?别闹了。你不如去搞清楚,行情是多少,早点脱身。

    文章连结:https://udn.com/news/story/7314/2919764
回总览